为Sala祈祷:他颤抖着留下最后一段语音:”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1月21日凌晨4点,阿根廷球员埃米利亚诺-萨拉仍然没有入睡。几个小时前,他刚刚和共事了3年多的南特队友们一一告别。他打开推特,上传了一张大合影,写下了简单的几个字“La ultima ciao”(最后的告别)。

他颤抖着留下最后一段语音: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萨拉失联前的最后一条推特

再等一天,他将开启人生的新篇章——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虽然他的新东家卡迪夫排名垫底,但从法甲来到英超,已经是许多球员梦寐以求的飞越。

一语成谶。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萨拉绝不会想到,这条推特在1天之后会有超过4万人点赞,更不会想到,这可能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条推特。

【本可避免的死亡之旅】

19:00,法国南特的大西洋机场,萨拉登上了自己的私人飞机,一架美国派珀公司生产的PA-46单引擎飞机,他的目的地是仅仅一条海峡之隔的卡迪夫。

行程开始前,卡迪夫城俱乐部曾经表示,可以帮萨拉预订往返航班。但萨拉拒绝了,选择了经纪人麦凯租来的这架小型飞机——南特到卡迪夫之间没有直达航班,如果选择乘坐航空公司的航班,需要到巴黎转机或者飞到布里斯托尔再开车抵达卡迪夫,萨拉认为这样太浪费时间了。

登机那一刻,萨拉的心里有点慌乱。1天前,他就是坐这架飞机,穿越海峡抵达法国,途中异常颠簸。但为了节省时间早点和新队友见面,萨拉返回英国时没有选择其他交通方式,也没有更换飞机。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萨拉乘坐的私人飞机

起飞前,萨拉还和送行的南特队友帕洛伊斯说:“我担心这次航行会出事。”

飞行员尝试起飞,没有成功。第二次尝试,又失败了。第三次,还是以失败告终。

19:15,第四次尝试,飞机终于升空。

20:23分,英吉利海峡奥尔德尼岛上空,萨拉的飞机从雷达中消失了。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萨拉失联海域

根西岛的警方立即展开搜救行动,动用了飞机、救生船,在1155平方英里的海域寻找失联的飞机。

15个小时过后,他们只找到了一些漂浮物,没有标识能证明,这些东西来自于萨拉的飞机。

搜救持续到日落依然一无所获,不得不暂停,警方无奈表示:“如果萨拉的飞机确实降落在了水面上,机上人员生还的希望非常渺茫。”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搜救萨拉的救生艇

早在事发前2天,萨拉已经在卡迪夫完成了转会前的体检、签约事宜。之所以要回到法国,只是为了向南特的队友们告别,以及带走一些没来得及带的行李。

如果萨拉没那么多情恋旧,他也许能逃过这次死亡之旅。

【他是个有礼貌、善良、可爱的男孩】

如果你了解萨拉,就会明白他绝不会和朋友们不辞而别。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萨拉是个吉他高手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萨拉与母亲的合影

28岁的萨拉,不像很多球员那样年少成名。虽然20岁就加盟了法甲球队波尔多,但直到24岁才第一次在法甲赛场亮相。中间4年,他被租借到法乙、法丙等低级别联赛,好不容易进入一线队,不到1年就被波尔多以100万的低价卖给了南特。

年轻时的颠沛流离,让萨拉学会了感恩和尊重。即使日后他踢出了名气,这些品质从未改变。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对于萨拉而言,是南特给了他表现的舞台;而对于南特,萨拉则是上天赐予的宝藏。

在这家法甲中游俱乐部,萨拉一步一步成长为顶级射手:2015-16赛季,31次出场6个进球;2016-17赛季,34次出场12个进球;2017-18赛季,36次出场12个进球;2018-19赛季,16次出场12个进球。

今年1月转会卡迪夫前,萨拉在法甲射手榜上高居第5,仅落后于大巴黎三叉戟姆巴佩、卡瓦尼、内马尔以及欧洲瞩目的新星佩佩。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萨拉一度与姆巴佩共享五大联赛最佳射手

去年11月,他凭借13场进11球的超高效率,一度成为欧洲五大联赛第一射手。然而,在日益落寞的法甲,效力南特这样缺乏关注的俱乐部,没有人因为这项数据记住萨拉的名字。

所以能够想象,萨拉有多期待来到从不缺少聚光灯的英超。

“加盟卡迪夫是我的荣耀,等不及要去训练场见我的新队友了!”在与卡迪夫完成签约后,萨拉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这本该是一个无名小卒大器晚成的故事,却在2019年1月21日戛然而止了。

“萨拉是一个礼貌、善良、可爱的男孩,深受大家的喜爱。他非常尊重他人,非常有礼貌。我希望一切没有结束,希望他还在某个地方,就像大家所期盼的那样。我们仍然在等他回来,并且为他和机上所有人员祈祷。”

得知萨拉失联后,南特俱乐部主席瓦尔德玛-基塔非常难过。对于这家几乎没有大牌球星的球队,萨拉就是他们的英雄。事发后,大批南特球迷来到广场,为萨拉献花祈祷奇迹。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南特球迷为萨拉祈祷

而卡迪夫城球迷,可能再也看不到萨拉这位队史最贵球员的首秀了。

17岁的卡迪夫城球迷奥利弗-沃特森,事发前曾经和5位同伴一起找到萨拉合影。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失联前2天,萨拉与6名卡迪夫球迷合影

“我们看到他正在和俱乐部签合同,所以就在外面等着他给我们签名,他的经纪人告诉我们要等10分钟。”

“一会儿他出来了,跟我们打招呼,他人真的特别好。虽然他不太会说英语,但是他一直在朝我们微笑。这只是个短暂的邂逅,但他很关心我们的近况,这种感觉太好了。”

“看到他失联的新闻,我真的不敢相信。”

“他还没有为我们踢一场比赛,但他既然签约了,就永远是卡迪夫城的一部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很害怕】

截止发稿,警方仍未找到萨拉飞机的残骸,因此仍不能100%肯定,28岁的阿根廷前锋已经离开人世。然而,如同神秘消失的马航一样,萨拉存活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0,对于亲友而言,这种感觉甚至比得知死讯更加煎熬。

飞机失联的原因也没有明确的调查结果,但从一些细节中可以看出,飞机本身很可能是罪魁祸首。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太阳报》援引法国的消息源称,萨拉的飞机曾经3次尝试起飞失败。法国RMC体育的记者也透露,萨拉往返乘坐的是同一架飞机,起飞前他曾经跟送行的队友说,自己担心会发生事故,因为来的时候飞机就十分颠簸。

一位航空专家指出,乘坐这种小型飞机夜间飞跃海峡,是极其危险的行为:“PA-46是一款性能相当不错的飞机,但我很惊讶他们会选择夜间飞行,何况还是在欧洲的寒冬。这就好比冬天在南极飞行一样,引擎很可能被冻住停止工作,我认为这可能是事故原因。

“飞机快解体了,爸爸,我真的很害怕”

阿根廷《奥莱报》则曝光了萨拉在失联前的最后一段语音,他在WhatsApp的聊天群中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没有慌乱,可声音略有些颤抖。

“你们好,朋友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我快要死了,我现在在南特遭遇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一刻不停。(萨拉此处重复了多次,情绪近乎崩溃)。”

“我在一架飞机上,但它看上去就快要解体了。我本来是要去卡迪夫的,天哪,明天我本来要开始新生活,下午就会和新队友一起训练了。”

“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所以你们现在怎么样?我的兄弟姐妹们?”

“如果一个半小时后你们还听不到任何关于我的消息,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派人来搜寻我,因为他们可能根本找不到。但是你们知道,爸爸,我现在真的很害怕。”

宇宙第一科技展CES亮点直击!特斯拉 撞死“机器人”?

又是一年CES,又到了各大科技巨头集中秀成果的时刻。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科技展示博览会,来自全球的科技企业以“朝圣者”的姿态盛装出席2019CES,各种炫酷黑科技炸裂全场。同时还有特斯拉自动驾驶“撞死”机器人、不露面的苹果公司成最火“杠精”等大事件赚足了眼球。

那么现场还有哪些不可错过的亮点呢?快来看看今年行业热点和最新技术潮流吧!

CES:传说中的“宇宙第一科技展”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博览会,CES(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历来都是每年科技界新产品和新技术的风向标,因此还被戏称为“宇宙第一科技展”。

从1967年创办至今,CES见证了无数划时代产品的诞生——晶体管收音机、黑白电视机、便携式数字录像机、个人电脑、翻盖手机、具备 WiFi 功能的手机以至AI产品……展商们热衷去秀成果,资本们乐于去找商机。

下面这张图展示了50年间在CES展示过的技术。

自动驾驶:特斯拉“撞死”机器人?

 

别以为这种全是冷冰冰机器、技术的活动就没有好笑的事情了。

就在2019CES展前,一家机器人公司 Promobot 控诉,一个模型 v4 机器人在拉斯维加斯街道上被特斯拉 Model S 意外“撞死” 了!下面这张图就是“车祸第一现场”。

当晚该款型机器人原定要被公司带到国际消费性电子展(CES)参展,然而其中一个机器人不知为何“离群”跑到路边,然后被一辆自动驾驶的特斯拉撞倒。由于身体、头部、机械臂和运动平台的零部件损毁,这台机器人将无缘CES展会。

虽说自动驾驶在展会前出了这么一件“离奇事故”,但是自动驾驶依然是本届CES的重头戏:

丰田发布自动纠偏安全驾驶系统,提高驾驶安全;宝马与阿里巴巴合作,推出天猫精灵车载系统;百度也将在本次CES上发布自动驾驶平台Apollo 3.5版本,进一步覆盖市中心和住宅场景等复杂城市道路无人驾驶场景。

不露面的苹果:绝不泄露用户数据

 

“无论你的iPhone发生什么,都会留在你的iPhone上。”

自 1992 年以来就再未参加过CES的苹果,今年照理缺席,却刷足了存在感。他们买下了CES会场附近的一个 13 层高的巨型广告位,打出了这则宣传 iPhone 安全性的广告,以强调保护用户隐私的重要性。

其实,苹果不是第一次在 CES 上“大唱反调”。2018CES 大会的前一晚,苹果股东警告大众智能手机成瘾对健康影响。同时,iPhone 和安卓设备上线了屏幕时间监控工具,和更强的家长控制功能。

看来,苹果是打算和CES“杠”到底了。

华为:重磅发布“鲲鹏920”芯片

 

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 2019上,华为鲲鹏920作为率先发布的新品亮相。这是继去年昇腾910和昇腾310之后,华为带给业界一骑绝尘的惊喜!

鲲鹏920芯片采用7纳米工艺制造,并且由华为内部设计。华为称,鲲鹏920芯片的大部分性能提升来自分支预测算法优化、更多的OP units数量以及内存子系统架构的改进。

鲲鹏920有63个内核,主频为2.6GHz,与8通道DDR4内存配对,带宽与其他竞争系统相比快了46%,得分超过930分,比行业基准高出近25%,且功率比“行业目前最优者低30%。”

京东:向世界展示未来零售

 

作为首次参展的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深度融合的创新型企业,京东携众多黑科技展品亮相CES,涵盖无界零售、智能物流、IoT、城市计算等核心板块,向世界展示未来零售的形态。

“Delivering the Future of Shopping”是今年京东参展的主题。对于未来零售,京东希望将这十几年积累的零售科技全面开放,为合作伙伴提供组件化、模块化的解决方案。而消费者也将进一步体验到无界零售带来的更加无缝、流畅、便捷的体验。

优必选:家庭机器人引爆全场

 

这可能是第一个走进你我家里的大型仿人服务机器人。

2019 CES 上,优必选发布了Walker 新一代机器人。它身高 1.45 米,体重 77 千克,走起路来四平八稳,还能和人打招呼,科幻感十足。在家里面,它可以帮忙开关门、拎东西、端茶倒水,还能控制智能家居设备。

当前,优必选正加快研发进度,希望能早日把 Walker量产上市。此外,也在测试 5G 通信应用,将来 Walker 在云计算、IOT(物联网)、NLP(自然语音交互)等领域都可以切换最新通信技术。

无法忽视的中国因素:技术是底气

 

随着 CES 知名度越来越高,今年仍有大量中国公司争先恐后来到美国展示自己的产品和技术,融入世界潮流,如同上述的华为、京东、百度、优必选等。

正如李开复的新书《AI未来》中提到的,中国的互联网和 AI 技术现在已经比肩世界潮流。事实上,2019 CES 的情况也体现了这一点,中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迅速腾飞,中国企业在展会“气场十足”,受到外媒的关注度不亚于日韩和欧洲。

这种“气场”不仅表现在企业数量的占比方面,更体现在中国企业在CES亮相的创新成果当中,而这背后都蕴藏着专利技术和知识产权的力量。

以华为为例。

近十年来,华为在技术研发方面累计投入了将近4000亿人民币。仅2017年的研发费用就将近900亿人民币,占营收的将近15%。截至2017年底,华为公司在国内的专利申请数量达到了64000多件,海外的数量也达到了将近49000件,获得授权的专利也达到了将近75000件。

正是其在研发上的持续投入和专利布局,华为已经跻身为全球最具实力的高科技硬件公司之一。

当前,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持续加快,所遇到的知识产权摩擦也日益增多。无论是在专利技术还是品牌商标上遭遇“伏击”,对中国企业来说,都极有可能被一招“毙命”。中国企业必然需要进一步强调自主创新和风险规避,而国际IP申请、国际IP纠纷也将更加受到关注。

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

什么是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修昔底德陷阱是古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在阐述公元前5世纪雅典和斯巴达两国发生的战争时提出来的:公元后两国在长达30年的战争之后,最终双方都被毁灭。修昔底德总结说,“使得战争无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壮大的力量,还有这种力量在斯巴达造成的恐惧”。

修昔底德陷阱的实例

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这位历史学家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正如公元前5世纪希腊人和19世纪末德国人面临的情况一样。这种挑战多数以战争告终。公元前5世纪,雅典的成就急剧崛起震惊了陆地霸主斯巴达。双方之间的威胁和反威胁引发竞争,长达30年的战争结束后,两国均遭毁灭。

真正使得“修昔底德陷阱”这一概念发扬光大的是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阿利森。在这名前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看来,来自苏联的恐惧已经成为过去,现在是中国世纪。在其新著《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摆脱修昔底德陷阱》一书中,他满怀无奈地指出“我们不必成为中国的奴隶,但我们必须学会接受其强大”,否则,“中美之间必有一战”。较之于沃克,阿利森的逻辑看起来更为简练干脆,崛起国和霸权国之间的冲突是必然的,没有人能够走出这片霍布斯丛林,在他深入研究的包括英德战争在内的16个案例中,有12例是以国家间的公开冲突告终的。

人们发现,自1500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案例一共有15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11例。最显著的就是德国。德国统一之后,取代了英国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在1914年和1939年,德国的侵略行为和英国的反应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在亚洲,日本崛起之后,就想挑战欧洲殖民地在亚洲建立起来的或者正在建立的秩序,确立以日本为中心的亚洲秩序,最终爆发了日本以反对西方列强为名而侵略亚洲其它国家的战争。

逃离美团外卖:最高抽成26%,商家每单只赚1块钱

外卖行业,冬日酿变。

在北京,曾经有25家门店、堪称外卖“祖师爷”的一品三笑快餐,已经仅剩三四家门店,并且不久后将到期关店。疯狂崛起的互联网外卖让一品三笑迅速走向巅峰,又急速走向衰亡。

在济南,元旦的前一周,郭新把经营两年的餐饮店关掉了。临走前,他说再也不想回到餐饮这个行业,外卖让他没有生意可做。郭新在当地的同行,一家水饺店老板,则开始在每单外卖里派发小卡片,希望绕过外卖平台接单。

在南方,一些外卖商户正关店离场,从顾客的外卖APP中消失。原因是,他们在美团外卖的佣金比例高达26%,已经无利可赚

2019年元旦刚过,大批美团外卖商户向燃次元反馈称,在续签新合同之后,美团外卖的平台服务费再次提高,有地区甚至高达营业额的26%,这让许多餐饮商家无利可赚,只能关店撤离。不愿认输的商家则走上了自救道路,绕过平台发放订餐卡、提高外卖价格、推出组合式套餐,以及催生作坊式外卖。

一场由外卖平台提高佣金引发的商户大逃离,正在席卷而来。

新的博客,新的启点

今天是我在新的博客网站的第一篇文章,很兴奋,说起来很有故事。

ruan.fan这个域名是我新注册的,当时也是等待了好久,摩拳擦掌抢来的,很喜欢,就是因为‘软饭’这个词很有辨识度,经常会听见你个吃软饭的,^_^。况且我老婆总说我是吃软饭的,房贷车贷都是她还,去外面吃饭基本都是她请我,所以我注册这个,而且.fan域名只注册了这一个。

机缘巧合认识了来自深圳的房子,非常喜欢我的域名ruan.fan,跟我交流了几次,我还报了我的心里价位给他,最后他说帮我做个博客网站外加现金,这样来回微信交流几次我觉得房子很适合做朋友,当时我还在陪姑父在上海景点刷卡,就决定把域名送给这个朋友,我是个不会写代码的“孩子”,希望域名在他手里能够发挥它的作用,也期待我们友情像软饭一样越吃越香。